视频 – 米歇尔·多布里教授 “国际体系结构以及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米歇尔·多布里(Michel Dobry)教授

巴黎一大政治学资深教授。

会议旨在重新审视当今国际关系研究如何理解国际体系的“结构”。很多作者都试图忽略这个困难的问题,也从来没能通过观察国际体系各个参与者的内在特点来证明我们能够分析这些参与者 (尤其是国家) 的对外政策和行为。本次会议将着眼于国际体系“结构”的主要概念来展开评价和讨论。今天很多辩论和学术流派都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特别是源于“结构现实主义”的理论系统化和反对声音最为高涨的“建构主义”的诸多做法。为此,我们将尤其着眼于讨论自苏联解体以来,在辨别国际体系所经历的蜕变特征时这些研究方法展现出的诸多困难。最后,我们期望通过此次讨论厘清在尝试理解国际体系“结构”的过程中必然会面临到的一些研究中的问题。我们将发现,这些问题并非国际关系分析所特有,而这个结论将有助于我们彻底打破该研究领域同整个社会科学所取得的成就和方法之间的藩篱。

视频 – 米歇尔·多布里教授 从欧洲的经验到理论创造

米歇尔·多布里(Michel Dobry)教授

巴黎一大政治学资深教授。

1958年和1968的法国“政治危机”、1923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1917年爆发的俄国“革命”和1979年爆发的伊朗“革命”、都意味着我们要改变社会科学研究的视角才能更好地理解它们。更确切的说,我们需要密切关注事件的构建过程。这就要求我们特别关注其中的参与者,而不仅仅是先着眼于所谓的“成因”、根源、结果以及近期和远期影响。满足这个条件后,我们才能辨别出这些事件发生过程中特定动力的属性。这种动力因特殊的历史因素产生,却摆脱了历史因素的束缚。这些关键事件——更恰当地说是动荡的时局——从此以后在新时代成为复杂社会体系结构的特殊状态,并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同时,它们也成为了一种特殊情况的必然结果大大限制了事件全体参与方的认知 、计算和行为。

视频 – “68年五月运动综合征:在回忆争论棱镜中的法国知识界与政界演变” – 高博礼(Boris Gobille)教授

高博礼先生出了一本名为《68年五月》的书,以及若干有关这个题目的文章。

直至九十年代末期,这场五月运动一直是属于记录回忆项目,而不是科学研究的项目。人们看到的是一大堆失真的争相报道,对了解68年事件的性质贡献不大,更多的是表现评论者将自己历史观点强加于别人的动机。演讲将回到回忆争论的意义,力图展示出它们形成了一种帮助我们了解一部分法国知识界与政界七十年代以来的演变:以往的极左“领袖”与他们活跃的过去最终保持怎样的关系;知识分子新立场如何确定;推翻各种革命企图,甚至各种现有秩序的激进批判的合法性;最后绘制思想复古蓝图。以68年五月运动为目标的回忆活动也类似一个观测站,可以让人们看到回忆与历史之间的关系问题。

视频 – “历史上的68年五月运动:危机事件的原动力” – 高博礼(Boris Gobille)教授

高博礼先生出了一本名为《68年五月》的书,以及若干有关这个题目的文章。

1968年五六月间在法国,一场学生造反运动渐渐就演化成一场大罢工,席卷各行各业,致使全国瘫痪。形势急转直下,衍变成威胁戴高乐政权的政治危机,国民议会选举被迫提前至六月底,从而化解危机,加强执政的议会多数派。演讲的主题是解析这一事件的谜团:当年学生的单纯抗议行动怎么就会蔓延到全社会;没有指挥,一场危机运动又怎么能“自下而上”地扩展升温?我们并不只是从危机演变进程回过头去看本已潜在的原因,而是认为抗议原动力本身才应该作为解析的中心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