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制度与大革命”一圆桌会议

王岐山推荐阅读该书引起热烈争论

在中共高级领导、如今身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的王岐山大力推荐下,“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在中国即刻达到空前未有的畅销。几个月以来,不同政治倾向的知识分子都在热烈谈论托克维尔这部著作。人们重新阅读该书,比较18世纪的法国与当今的中国。他们都如何解读呢?改革派认为该书证明了拒绝改革的专制制度最终会面临一场大革命;而保守派则看到一旦专制制度投身改革,给予不受控制的言论以一定的空间,结果就会招致一场革命。

为了促使问题的研究不陷于过分政治化,而更趋于科学,中法中心在6月17日会集了一些研究18世纪法国及当代中国的专家和研究员,组织讲座。目的是正确认识18世纪的法国和当代中国的社会历史政治背景,从而避免生硬粗暴的比较及文化主义偏见。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主任以及中法研究中心中方主任史志钦教授致开场白之后,白夏先生打响讨论的头一炮。

政治制度上的共同点及历史背景的特征

白夏先生首先申说,托克维尔观察到新的社会阶级的出现,在此同时绝对的君主政体限制中介权力及组织的发展。针对这点,白先生就提出改革开放中的中国政权处于失衡状态的问题。

他认为最近30年令人触目的是出现了新的社会阶层,但是各级行政机关对民间社会加紧钳制,致使社会的积怨忿怒可与18世纪的法国相比。他又具体举例列出地方干部的种种暴行(强占民房、严禁集会、拘捕监禁上访老百姓)以及他们自己称皇称帝享受特权,这都是引发日益强烈的社会抗争的原因,同时也就削弱了共产党的合法性。虽然党能够满足民众要求改善物质生活条件,但这并不意味就此没有了抗争活动,甚至不会爆发革命。白先生指出,在18世纪的法国,由启蒙运动支持的抗议君主政体的活动也是在农民及小资产者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背景下发展成熟的。

第二位发言的是首都师范大学历史教授倪玉珍女士。她也谈到旧制度下的社会对中间体打压的后果。倪女士比较了美国和法国的大革命,特别指出18世纪法国的政治当局严禁独立于国家以外的中间社团,这就导致了暴力革命。她引用了托克维尔的话,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国家强大的专断权力实际上阻碍了社会自我约束能力的发展,结果是诉诸于肢体暴力去解决社会冲突。在她看来,托克维尔的这个论点可以清楚地解释在当代中国经常发生的某些激进行为(工人自杀、诉诸暴力的游行、校园枪杀,自焚,等)。IMG_5462

白先生和倪女士两位的发言主要分析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揭示出旧制度下的法国和当前中国之间存在的众多相似点。潘鸣啸教授并不否定他们两位的意见,然而他致力于罗列出这两种历史背景之间的区别。最突出的是当年法国贵族没有预感到革命风险将至。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则不同,他们把“维持稳定”政策置于首要地位。但法国的贵族们,作为“沙龙”的主要组织者,却在竭力推崇知识分子们的理想,而后者对旧制度社会是持怀疑态度的。中国老百姓不能忘怀文化革命的噩梦,企盼一个安定的环境,国家不再折腾。这就正中该国领导人的下怀,巧妙地打出建设“和谐社会”的口号,根本目的是为了巩固政权,此一举令那本已淡薄的革命意向逐渐受到抑制阻遏。然而,潘先生特别强调中国国家机器的警惕戒备并不能替代未来必要的改革。

这篇发言令人深思,18世纪末的法国专制主义与21世纪的中国确实有着相似之处,不应忽视历史背景的特征。长期研究托克维尔的历史学家段德敏则重点指出,中国领导人并不声称他们的政权是建立在“自然法”的基础上,尽管他们(像法国的绝对君权帝王那样)总是认为自己是唯一的“人民利益”代表者。

王岐山向领导精英推荐托氏的书初衷何在?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主任张小劲,以及登载于“人民日报”的“王岐山为何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文的作者张广昭,也都参加了论坛活动,他们探讨了另一个问题。

IMG_5475

张小劲反复思索,对于一个“共产主义”党派来说,马克思乃是公认的具有权威的老祖宗,为什么参照托克维尔的思想就能全面取代参照前者呢? 他认为现今减少参考马克思思想表示不再关心经济统治方式 。也表示着中国领导人担心党国的政治制度能否永存。肯定地说,王岐山推荐阅读该书应该是反映出一个政权对本身的合法性及未来相当缺乏信心。

IMG_5466

张广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首先他着重强调研究历史出身的王岐山不会没有一定的政治考虑就推荐托克维尔的著作。与王岐山稍后所宣称的相反,知识分子并没有过分渲染他的言论。张先生丝毫不怀疑王岐山的初衷是作为一种警告推荐给“领导干部”,让他们明白他们赋予自己的特权带来的危害,直接影响到全体党员的利益。因而王岐山深信“进行改革会冒风险,但不改革风险会更大。”

IMG_5471

继续讨论

提出的意见如此多样,其中许多都吸引了众多参加者的注意。虽然天气酷热,70个人挤在清华历史系309室里。还有十几位一直呆在会议室旁边的走廊。讨论又继续了一个多小时。有人比较了东欧的革命和中国的政治情势。另有发言者对将政治制度稳定不稳定与“文明”的不可或缺的基本价值联系起来的文化主义分析框架进行了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