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与11月1日巴富乐 (François Bafoil) 教授的讲座,主题为“欧洲的新民粹主义——波兰再分配社会政策与保守政治” – 总结

2019年10月31日与11月1日,来自法国国际研究中心(CERI)中东欧专家的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巴富乐教授 (François Bafoil) 做了两次主题为“欧洲的新民粹主义——波兰的再分配社会政策与保守政治”的演讲。第一次讲座位于人民大学跟国际关系学院及(SIS)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合作举办的。大约有40名学生和教授参加。第二次讲座为圆桌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欧洲研究所的研究员参加活动。

在人民大学

最初,巴富乐教授提醒了,没有民粹主义的学术定义。在他们的定义中,多米尼克·雷尼(Dominique Reynié)强调个人的失落感,而伊夫·苏雷尔(Yves Surel)则依靠民族的统一视野,这两个概念都存在于波兰民粹主义中。 “民粹主义” 提及中对“人民” 一词可以基于统一国土和多数民族的“积极”定义,也可以基于反对他人的“消极”定义——这是如今波兰民粹主义的关键概念。巴富乐教授坚持认为,民粹主义并不是一个政权,政策或行政区域,而是一种行为,言论

巴富乐教授

首先,巴富乐教授回顾了波兰的身份和主权历史。波兰于1795年消失,分为俄罗斯、普鲁士、哈布斯堡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的地区。它仅在1918年重新出现,仅在1920年至1939年之间才具有自治权,之后又被纳粹德国人和苏联人占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两种极权主义矛盾地实现了波兰的族裔同质性,此后,波兰有97%的波兰族留在了新的疆域。 巴富乐教授说,这对于理解波兰的“民粹主义”是必不可少的。波兰的“民粹主义即“为波兰民族的国家主权”。

波兰身份在一个国家缺席了数十年的情况下,是围绕天主教、农民,旧贵族以及语言和文学而建立的。从历史上看,国家的想象一直将波兰视为欧洲及其价值观的捍卫者。通过采用身份的“积极”和“消极”定义,波兰身份的特征是盟友的定义,也就是说,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工人、天主教以及历史朋友的美国,波兰的主要后卫军人。波兰身份的特征也定义敌人:犹太人,俄罗斯人,德国人以及布鲁塞尔和欧盟(EU)的官僚体系,被当作限制波兰主权的新帝国主义。

当前民粹主义的基础特征是人口下降,生育率下降,完全拒绝接纳穆斯林移民。这一点与波兰基于天主教的身份相反。

在中国社科学院

接下来,巴富乐教授讨论现任执政党Prawo i Sprawiedliwość(PiS,“法律与正义”),该党领袖Jaroslaw Kaczyński于2015年上台执政。他在2019年的最后一次大选再一次赢得选举。该党依靠以主权、人民、波兰人身份、天主教和反对移民及他人为基础的民粹主义话语,并且谴责1989年的协议和前政治阶层的腐败,能够满足因全球化而受到伤害的许多人的期望。

巴富乐教授解释了PiS实施的政策。它违反了法治,攻击了欧洲联盟和较早民主国家的基本原则,即公民受国家保护的权利而国家必须保障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独立司法。 PiS主导的政策汇集了对正义的攻击:反独立文化的斗争以及对媒体的控制,即能够挑战PiS的各个独立自主思想的攻击

提出的政治道德秩序支持捍卫主权,反对外国人和伊斯兰教。可是,这种保守的秩序仍然面临重大问题,尤其是在教会的恋童癖方面(这深深地动摇了该机构),反伊斯兰教徒和移民的斗争以及对LGBT群的袭击。

李华女士正在翻译

PiS实施政策的另一个方向盘具有经济和社会性质。波兰得益于欧盟的大量援助,提供了1000亿欧元的结构性资金和农业政策以及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因此,波兰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就,GDP增长今年应达到5%,失业率仅为3.4%。由于对资金流入的良好管理,继自由、亲布鲁塞尔并沉迷于预算节省的政党,PiS成功建立了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计划以再分配给“转型失败者”。该政策向它保证保持执政所必需的政治合法性。

人民大学的观众

最后,巴富乐教授综合了基于民粹主义常数的波兰的民粹主义的定义,即围绕一个基于民众主权提醒、精英出卖的计划、神话般的过去以及视人民作为唯一的关键而存在的民主暧昧关 。民粹主义表现出有利于人民团结的反多元主义特征。这种言辞在一个非常分裂的社会的传统状态下蓬勃发展。使波兰成为特殊案例的原因是,这个新国家建立在庞大的社会再分配基础之上,同时又建位在针对因全球化而受到伤害的庞大客户主义。

在人民大学举行的问答环节中,教授们讨论了许多话题,包括缺乏民粹主义的定义,欧盟无法以减轻波兰在这个主权成员国中的民粹主义紧张局势,波兰的经济可持续性(严重依赖于欧盟的援助和外国投资)或波兰民粹主义话语对欧盟的矛盾,当后者为波兰经济和发展的一部分提供财政支持时。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的刘旭副教授、薄国良教授、陈新明教授与郭春生教授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问答环节中,刘作奎教授关注了仍处在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波兰的地缘政治形势,使巴富乐教授申明欧洲联盟是波兰的历史性机遇,因为这是波兰历史上第一次看到其安全和边界得到保证。他还提出,虽然政府表现出反欧盟立场,但是波兰社会的亲欧洲比率最高

巴富乐教授还概述了波兰和匈牙利之间的差异,后者的威权倾向似乎相似。据他说,维克托·奥班(Viktor Orbán)可能比贾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ński)强加威权主义,后者面临着历史上更强烈和明确的反对。另外,与欧洲右派群成员的匈牙利政党菲德斯不同,PiS扮演“单独骑手”的行为更容易受到欧洲议会代表的攻击。对于巴富乐教授来说这是自相矛盾的,他认为独裁主义倾向在匈牙利更为重要。

中国社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的刘作奎研究员与张金岭研究员

巴富乐教授回答了合作举办讲座的张金岭教授的问题,强调了法国和波兰之间的相似之处,这两个国家具有浩浩荡荡的历史,而且,人民都是一个多数族裔(几乎排他性)和公民的民族,并具有来自战场的非常深厚的公民身份。最后,本届会议以波兰加入欧盟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三年后的分歧而告终。两国与波兰不同: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未能解决腐败的问题。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所长郭春生教授给巴富乐教授一些礼物

通过巴富乐教授广为人知的例子,在这两个会议上就当前民粹主义主题进行了非常富有成果的交流。我们的两位翻译李华和林琳促进了讨论,向她们表示敬意。我们还要感谢人民大学的刘旭副教授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张金岭研究员的盛情款待和组织。

在中国社科学院林琳女士在翻译巴富乐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