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克茨班 (Thomas Kirszbaum) , “法国平民街区的公民参与”, 2016年09月30日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法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和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荣幸地邀请您前来参加下面的讲座:


YMB

托马斯•克茨班 (Thomas Kirszbaum)

社会学家托马斯•克茨班是卡尚高等师范学院政治社会科学学院的研究员,任教于巴黎十大南泰尔大学,研究关注点包括城市政策、反歧视斗争和融合问题。主要出版物有:2015年由拂晓出版社出版的《消灭郊区?-城市政策幻觉的破灭》、2009年由法国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城市改造-美国的经验》和2008法年法国国家出版中心出版的“反歧视促平等高级公署(HALDE)” 研究中心的《居住环境中的社会交融-从比较的角度看文学》。


法国平民街区的公民参与

观看讲座视频

在关于平民街区公民参与问题的研讨会上发言的托马斯•克茨班会着重分析城市政策的一个悖论。这个悖论是,最初作为“城市民主试验室”被设置出来的城市政策,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受到高高在上的专家和技术人员的左右,把公民社会逐渐排斥在政策制定过程之外了。2005年秋,法国发生暴乱以后,公民参与的问题重新回到了此项公共政策的工作第一线。通常的分析认为,这些暴乱的产生原因是当地居民缺乏民主融入的问题。但是,因为结构性困难限制了法国平民街区里公民参与,导致居民的“行动权”(英语“赋权”的法文翻译)或公共政策“共同建造”这些新政治主张很难真正在实际中实现。不过,最近的城市政策改革因为引入了公民顾问这个新工具而有所创新。

公民议事会:延续或更新“法国式”的参与民主?托马斯•克茨班 Thomas Kirszbaum, 政治社会科学院(卡尚高等师范学院,法国国家科学研究所)合作研究员   法国有一种“城市政策”,它针对的是一些少数民族占很大比例的街区。简单来说,城市政策旨在加强公共行动来扶助这些受到重点关注的街区,这些街区通常遭遇了经济、社会和城市秩序以及民主融合等诸方面的困难。在法国,这种公共政策四十年来的发展离不开地方分权的推动。城市政策实际上有多种性质:由国家主导,同时也是市镇(或市镇间)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城市政策很快为市长们所用,他们从中找到了确认他们在地方管理上的领导权的工具。在这种城市政策地方化的同时,政府给居民提供的参与地方事务的机会显然有所增加,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参与式民主”,但这些机会受到了地方议员的严格控制。因为法国的政治模式实际上是基于整体利益的概念,只有通过普选而获得巨大合法性的议员才能站在国家的立场来表达这种整体利益。公民社会的表达由于其缺乏代表性而被认为是少数人的,从而被贬低到个别利益的范畴。 在平民街区,如何来代表居民利益,这项活动似乎比公共生活的其它领域更难进行组织,在其它公共生活领域中,某些私人利益在行业工会中可以拥有制度代表。政治学家认为法国公共决策系统对利益的考虑是一种“新行会主义”的做法。而在这些街区中并没有类似的组织,只有市长始终被视为居民的合法代表。 极推崇代议制民主的法国政治文化成为了公民参与的结构性障碍。当然也有很多“征求民意”或“协商”的空间,使居民能对地方决策产生(少量的)影响,对此的一个明确要求是议员保留作最终决定的特权。 在实际操作中,参与式民主的地方决策机构中的居民发言权被极特殊的社会阶层高度垄断:比该街区一般居民更富有的中老年白人男性。在平民街区,妇女、少数民族和年轻人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参与式民主的“结构性缺席者”。 此外,在这些地区,还存在移民(或被认为是移民,实际上这些人往往是在法国出生的)融入社会的“共和”意识形态的影响。政府机关在与这些街区的居民交流的时候,往往产生一整套设想,通过移民与文化认同标准之间的差距来看待或由此而惧怕这些居民,因而认为他们无法作为真正的公民来行动。 同样也是出于想象,我们还可以加上“社群主义”的这一可怖现象,政界人士喜欢用这个贬义词来指出一些民众(主要是穆斯林)效忠宗教团体而不是法兰西民族的危险(主要是想象的)。揭示“社群主义危险”,使社群这个概念名誉扫地。然而,社群是人们共享的。否定社群概念也就贬低了由共同利益而推动的集体行动。 另一个惰性因素在于公共行动工具。在这里我想到了政府机构是如何对待协会的。主流的做法是将协会工具化。在作出某些政治选择时,协会不但没有被地方政府视为具有足够合法性的合作伙伴,反而越来越被认为是公共政策的执行者,服务于公共权力部门单方面确定的目标。21世纪初的数年里,在“新型公共管理”规则——即业绩数字化文化影响下,公共政策产生了整体变化,从而使得这种趋势越发明显。 然而……尽管有结构上的限制,在平民街区依然存在许多公民活动,因此这些居民区远不是像我们经常介绍的那样公民意识淡漠的地方。有些活动从属于制造“社会联系”的逻辑,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得到政府补贴(有限的)。而其他的活动形式可能会服从于一种冲突性逻辑,也就是力量对比的逻辑,从而质疑公共政策,但这些形式的活动很少会得到政府的承认。 这就是平民街区内公民参与的一个根本性的两难:参与到“做”的逻辑中,开发项目,并希望得到政府财政支持,但前提是行动要非政治化而且要双方一致同意。或者为居民代言,表达集体诉求,公开要求政府机构就某些问题予以回应,突出民主中冲突的一面,但是除非采取非法方式,否则还是无法进入机构民主的角力中。 法国这种令人悲观的情况这几年有些改变。奥朗德当选总统后,参与问题重新引起了城市部的注意,该部委终于传达了一部分城市政策专家的忧虑。这些专家苦于远离市民,设想出一种更具真实参与性的城市政策,在这一政策之下,他们将“和”公民一起、而不仅是“为”公民工作。这种不安在2005年秋天动乱之后十分明显,据分析,这些动乱被视为这些街区居民参与民主不足的症状。2005年后,专家都使用“赋权”这个词,译成法语就是“行动权”,作为城市政策民主化的救生板。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城市部部长弗朗索瓦·拉米在2013年就居民参与问题请教了两位知名人士,即社会学家玛丽-艾莲娜·巴盖,和法国自由友爱协会领导人穆罕默德·迈时玛什,该协会是在2005年11月Clichy-sous-Bois发生暴乱之后而建立。他们的建言报告主张城市政策要实行“激进的”民主化,号召打开市民“行动权利”的广阔空间。但几乎报告中所有的建议都没有落实。 唯一的真正改变随着“公民议事会”的创立而到来,2014年2月21日关于城市和城市凝聚力的拉米法案规定在每个重点街区都必须实行公民议事会。法律正式认定了城市政策必须有公民参与。到目前为止情况并非如此。但是政府采取了立法手段这一事实表明政权向法国公民社会的开放完全不是自然而成。 值得注意的是,迈时玛什的报告没有提出建立公民议事会,而是在蒙特利尔市经验启发下的“街区圆桌会议”,在这座加拿大城市中,公民和协会组织享有的活动组织和质疑政府机构的自由比通过公民议事会得到的自由要大得多。公民议事会更多地延续了法国市镇30年来实施的参与式民主的制度机制,其特点是受到当地议员的严格监控。 公民议事会的做法是城市部和占据议事会多数席位的地方行政首脑之间妥协的结果,后者想通过这一选择来表明他们对参与进程的掌控。因为公民议事会的落实工作还是要由来自政府机构的合作伙伴(主要是市镇和国家)来主持。国会议员们也很排斥迈时玛什报告中提出的“共同决策”这一核心概念,而倾向于使用“共同建设”城市政策的这样一个更模糊的说法。 公民议事会作为权力上层赋予下层的参与制度,往往令人想起另一个机构,那就是从2002年起居民数超过8万的所有城市都必须推行的街区会议(在拥有2万至8万居民的乡镇是非强制性的)。在某些方面,公民议事会相比街区会有所革新:例如市镇议员不能理所当然地成为公民议事会成员,出席公民议事会的居民由抽签决定以便使参与居民身份多样化,议事会成员以及其他积极参与者将接受培训,最后就是公民议事会的代表会被邀请参与到城市政策治理中。 拉米法案投票通过三年后,1300个公民议事会中有效实施运作的几乎才一半,至于这些议事会中居民的积极性、公民议事会相对市政府的独立性,以及对于公民一会未来角色的不确定性,从全国范围内进行的初步总结来看,结果令人喜忧参半。和大部分法国大城市一样,波尔多已经发展起许多参与式民主机制,这个城市的案例体现了这种参与式民主新工具取得的进展和受到的局限。 在波尔多,城市政策锁定了六个“重点”街区。为了在这六个街区推行公民议事会,波尔多市做出了一个勇敢的抉择:将居民和协会组织联系在一起,他们将来很可能成为这些新型参与机构的成员。由此产生了一个“预备工作小组”,由负责实施城市政策的市政班子主持,也就是城市社会发展处负责,还有一位来自中央政府的代表和我本人(作为社会学专家)参与其中。之所以创立这个“预备工作小组”,是因为城市社会发展处深刻感受到了公民参与的必要性,从而有了创建预备工作小组的想法。该发展处得到波尔多负责城市政策的副市长坚定支持,她也赞同公民参与这一主张。 2015年末到2016年初,共有29位市民和协会志愿者一起进行工作,起草一份名为《波尔多公民议事会预备工作》的文件。这个小组已经在市政厅组织了4次会议。在操作过程中(根据我的提议),小组前往这六个“重点”街区向居民和协会组织宣传这些工作成果,以丰富他们的提议内容。 这种做法在法国也是很独特的,因为它使得居民和协会在公民议事会机制出台之前能够表达自己对此有何期待。几个月来,参加预备工作小组的市民显示出他们的能力,可以做出合理决定并且设想各种可能情况,包括那些最具技术性的。这些市民还展现出从集体利益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能力,而且并不会为此而质疑议员的作用以及议员得到选民授权而具备的合法性。 积极参加预备工作小组的公民还提出设置一些前所未有的审议机制,以此来对权力的行使进行改革。他们在第一次会议上就直言了这一看法:如果只是在现有的协商机制中再加入一层,那么积极参与到这个多出来的机制中又有什么意义呢?小组因此明确表示希望与负责城市政策的机构“共同决策”,在他们看来这才是未来的公民议事会真正的吸引力所在。因此,他们在最终文件中指出,“承认与政府合法性形成互补的公民议事会合法性,这是一个重大问题,它可以重建民众对政府机构的信任”。文件还指出,共同决策必须本着“负责和共识的精神”进行。 尽管有这些预防措施,当他们的工作成果呈交给议员和城市其他部门时,还是引发了小规模的地方危机。对于波尔多市的市政主管和负责重点街区市容翻新项目的市政技术人员来说,共同决策这一原则推翻了至今为止都和普通市民保持距离的城市管理办法。 对于市议员而言,尤其是“街区负责人”来说,公民议事会成员的招募模式是症结所在。法律规定议事会由两个团体组成:一部分是按男女比例均等来抽签当选的居民,另一部分是协会组织和地方重要角色的代表。预备小组则提出每次公民议事会的30位成员(任期为两年)中,三分之二为居民代表,三分之一为地方参与者(主要是协会人士),后者习惯了作为公共行动的一分子,可以为前者提供支持。他们还主张席位分配应反映年龄分布、外籍人口的权重(尤其是欧盟以外国家的)或者是每个街区中不同的社会职业阶层。 该小组提议动员小组本身成员、市政府班子以及其他机构合作者(廉租房出资方、学校……)进行上门推广、发放多语种宣传册、组织地方行活动,借此来挑选公民议事会的候选成员。只有在志愿参加者名单超过席位数或者志愿者在当地并不具备足够代表性的情况下,才考虑进行抽签。 当街区负责人意识到他们对公民议事会的招募、议程的敲定以及会议的主持没有发言权时,他们感到很紧张。他们害怕失去权力,因为他们无法把自己的亲信插入公民议事会内部。他们与城市社会发展处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负责城市政策的副市长陷入两难。最终双方达成妥协,同意了议员提出的要求,也就是从选举名单中抽签选出20位居民中的一半,而不再是完全根据关系网并以居民的意愿为基础进行挑选。候选名单上没有任何外国国籍人士,尽管在这些街区里他们人数众多。 城市社会发展处致力于实施预备小组的其他建议,由于是关于公民议事会内部运行方式的建议。但他们已经失去了预备小组的信任,按照议员的要求,预备小组不再以正式形式存在。一些预备小组成员也主动充当公民议事会的成员,但这都是个人行为。而市政府班子也很难是为每次公民议事会找到30位符合条件的人,因为前提条件是要遵守男女比例均等并且至少有2人年纪在25岁以下。 城市社会管理处仍然相信公民议事会是改变城市政策导向的一个机会。但议员和市政府官员表现得十分抗拒,说明成功之路还很漫长。在法国,所谓的代议制民主正大失影响力,不管是在中央还是地方,在平民街区比其他地方情况更严重,市政府似乎并不准备重新考虑他们权力行使的方式。参与式民主的工具的开发使得普选产生的议员重新在公民那里得到合法性。在这个意义上说,“法国式的”参与式民主是一种代议制民主的扩展。但公民解一旦稍微表露出摆脱议监管的意图,就会激起大部分议员的不信任和敌意。在文件中,公民议事会是对现有参与机构的有意义的创新。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会打破当地权力的平衡,不会成为抗衡势力。

评议人:寿慧生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讨论会主持人:柯蕾教授 清华大学中法中心主人

2016年09月30日, 2:00 -4:00 清华大学, 熊之行楼, 211教室

Brigitte Vassort-Rousset, Shi Zhiqin, Li Wei, “Reconciling Markets and Politics in a Globalized World: Views from China and the West”, May 24 2016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Sino-French Research Centre and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are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a conference with Brigitte Vassort-Rousset, Shi Zhiqin and Li Wei.


Brigitte Vassort-Rousset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Jean Moulin Lyon 3 University


Shi Zhiqin

Dean of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t Tsinghua University, Resident scholar at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Head of the China-EU Relations program and the China-NATO dialogue series)


Li Wei

Associate professor in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department of Renmin University


Reconciling Markets and Politics in a Globalized World:

Views from China and the West

The world’s three largest economies—the European Uni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are engaged in an increasingly contentious and high-stakes debate over whether to grant market economy status to China at the end of this year. China maintains that being granted this status was a guaranteed term of its entry into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Yet, last week,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passed a non-binding resolution against granting China market economy status, a move that many observers see as a precursor to a binding vote later this year. This ongoing policy debate has enormous economic, commercial, and political implications for key strategic capitals, as well as for broader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its leading trade partners.

Carnegie–Tsinghua’s Shi Zhiqin will moderate a discussion about the significance of these recent developments and what they mean for China’s trade ties and broader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Europe, as well as with other major economie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May 24, 2016 3:00 PM – 5:00 PM


Sohu Internet Plaza 1
Zhongguancun East Road, Building 9, Suite 402

The event will be held in English

Registration is required to attend this event:  REGISTER HERE

Xavier Richet, 史志钦, Chen Xin : “中国投资怎么形欧洲的市场?”, 2016年4月14日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Sino-French Research Centre and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are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a conference with Xavier Richet, Shi Zhiqin and Chen Xin.


YMBXavier Richet

Professor emeritus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t the University of Sorbonne Nouvelle, Visiting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 and Economics of Beijing


YMBShi Zhiqin

Dean of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t Tsinghua University, Resident scholar at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Head of the China-EU Relations program and the China-NATO dialogue series)


YMBChen Xin

Researcher at the Institute of European Studies,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How Chinese Investment is Shaping European Markets?

Since joining the WTO fifteen years ago, China has greatly broadened its economic engagement with Europe and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Chines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in Europe has shifted in recent years from a focus on acquiring resources to one on services and consumer goods in developed market economies. However, asymmetrical market access is a growing concern for the EU, given that Chinese investment in Europe is expanding in economic sectors that are not open to foreign investors in China. Shi Zhiqin will moderate a discussion between Xavier Richet and Chen Xin on how Chinese outbound FDI is shaping market conditions in EU member states as well as Chinese firms’ efforts to integrate into global value chains. This event is co-hosted by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April 14, 2016 2:00 PM – 4:00 PM


Sohu Internet Plaza 1
Zhongguancun East Road, Building 9, Suite 402

The event will be held in English

Registration is required to attend this event:  REGISTE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