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维嘉(Michel Wieviorka)教授讨论会 – “当今的社会学干预法”和“全球化对社会科学的影响” –

2013年11月4日和6日,清华大学中法研究中心有幸邀请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指导教授、法国人文之家基金会(Maison des sciences de l’homme)主席魏维嘉教授(Michel Wieviorka)先生前来为我们进行两场讲座。两场讲座的主题分别为“当今的社会学干预法”和“全球化对社会科学的影响”。

社会学干预法:溯源与实践

第一场讲座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沈原教授主持,魏维嘉教授主要介绍了阿兰·图海纳(Alain Touraine)创立的社会学干预法。作为最早应用该学说的团队成员,魏维嘉教授本人也是这一领域的先驱。面对听众的浓厚兴趣,魏维嘉教授从阿兰·图海纳开始,追溯社会学干预的缘起,并通过对法国社会演变的分析阐释了该理论发展的始末。根据阿兰·图海纳的观点,二战后的法国已逐渐由工业社会步入了“后工业时代”。这意味着传统工业社会利益冲突主体的衰落、工人运动和“新社会运动”的兴起。对阿兰·图海纳而言,环保主义运动、反核运动乃至68年学生运动和女权主义运动都是后工业时代新出现的利益冲突主体。社会学干预法是图海纳及其合作者所找到的应对这些新社会运动的合适方法。该方法抨击了学术研究的价值中立观念,认为社会学研究者与社会活动参与者之间应当建立起有机联系,成为认知的共同缔造者,从而将社会活动参与者置于研究者提出的社会运动假设视角进行研究。基于这一理论,研究者得以对社会运动中的代表性群体进行社会学分析,以其为参与方介入到运动本身中进行观察和分析。研究者向参与者提出建设性假设,由参与者选择接受或修正,直到对作为研究对象的社会运动形成认同共识。魏维嘉教授对社会学干预方法的介绍引发了听众的踊跃讨论,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这一理论能否应用在法国以外的国家的问题上,比如中国。魏维嘉教授认为,社会学干预方法在民主社会很容易施行,但也与后工业背景下的社会状态密切相关。此外,魏维嘉教授还与大家分享了他对波兰和前苏联在社会民主化过渡时期的研究,这在若干年前是无法想象的经历。

IMG_4840

全球化时代的社会科学

第二场讲座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由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培林主持。在本场讲座中,魏维嘉教授介绍了他对全球化时代社会学研究分析的近期成果。魏维嘉教授认为,全球化促使人们用“全局性”的眼光进行思考,社会科学也不能再拘泥于西方学者有限的研究。魏维嘉教授提出,认为只有本国居民才能够完全理解该国国情的狭隘文化主义是一种应当予以摒弃的观念,但同时也需注意避免采取以西方为中心的立场。此外,针对社会科学的过度专业化、仅关注有限的交互作用、忽略较大范围讨论等种种现象,魏维嘉教授也提出了批评。这种过度专业化现象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高校学术体系鼓励青年学者进行专业研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学术评估机构激励学者发表专业性的学术文章以获得更好的评级。魏维嘉教授提出的这一新观点引发了探讨,包括中国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应当占有怎样的地位,以及如何避开相对主义的陷阱等,同时还对美国研究和英语在全球社会科学领域中的主导地位提出了质疑。讲座之后的讨论内容丰富而深刻,魏维嘉教授借此机会与大家探讨了中国在已成为事实的全球化进程中的参与。

视频 – “68年五月运动综合征:在回忆争论棱镜中的法国知识界与政界演变” – 高博礼(Boris Gobille)教授

高博礼先生出了一本名为《68年五月》的书,以及若干有关这个题目的文章。

直至九十年代末期,这场五月运动一直是属于记录回忆项目,而不是科学研究的项目。人们看到的是一大堆失真的争相报道,对了解68年事件的性质贡献不大,更多的是表现评论者将自己历史观点强加于别人的动机。演讲将回到回忆争论的意义,力图展示出它们形成了一种帮助我们了解一部分法国知识界与政界七十年代以来的演变:以往的极左“领袖”与他们活跃的过去最终保持怎样的关系;知识分子新立场如何确定;推翻各种革命企图,甚至各种现有秩序的激进批判的合法性;最后绘制思想复古蓝图。以68年五月运动为目标的回忆活动也类似一个观测站,可以让人们看到回忆与历史之间的关系问题。

视频 – “历史上的68年五月运动:危机事件的原动力” – 高博礼(Boris Gobille)教授

高博礼先生出了一本名为《68年五月》的书,以及若干有关这个题目的文章。

1968年五六月间在法国,一场学生造反运动渐渐就演化成一场大罢工,席卷各行各业,致使全国瘫痪。形势急转直下,衍变成威胁戴高乐政权的政治危机,国民议会选举被迫提前至六月底,从而化解危机,加强执政的议会多数派。演讲的主题是解析这一事件的谜团:当年学生的单纯抗议行动怎么就会蔓延到全社会;没有指挥,一场危机运动又怎么能“自下而上”地扩展升温?我们并不只是从危机演变进程回过头去看本已潜在的原因,而是认为抗议原动力本身才应该作为解析的中心课题。

视频 – “全球化对社会科学的影响” – 魏维嘉(Michel Wieviorka)教授

魏维嘉(Michel Wieviorka)先生是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教授,人文之家基金会(FMSH)会长。他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关于社会运动、文化的多样性、种族主义、暴力及恐怖主义。他的最新著作:“社会学的九堂课”,由巴黎Robert Laffont 出版社出版,其次为“极端主义,民粹主义与种族特性之间的国民阵线”,由MSH出版社出版。

全球化可以作为我们的研究对象。它也可以促使我们“从全球角度思考”,以及发掘新的措施来研究当代世界的重大问题,而不致受困于只着眼本国的“方法论的民族主义”中。

视频 – “当今的社会学干预法” – 魏维嘉(Michel Wieviorka)教授

魏维嘉(Michel Wieviorka)先生是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教授,人文之家基金会(FMSH)会长。他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关于社会运动、文化的多样性、种族主义、暴力及恐怖主义。他的最新著作:“社会学的九堂课”,由巴黎Robert Laffont 出版社出版,其次为“极端主义,民粹主义与种族特性之间的国民阵线”,由MSH出版社出版。

Alain Touraine先生对准两个目标创立了社会学干预法:就是从历史的角度和社会学的角度,分别对后工业社会的诞生及新社会运动的出现作出分析判断。魏维嘉教授是首次运用此一干预法的团队成员之一,之后他又用该方法法研究集体行为的解体或转向,如种族主义或恐怖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