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启蒙的思想家”系列 – 陆碧娜 (Seloua Luste Boulbina) 教授 – “法国启蒙与欧洲以外的世界”

陆碧娜(Seloua Luste Boulbina) 教授在中法研究中心的

 

演讲“法国启蒙与欧洲以外的世界”

 

中法研究中心于2012928日组织了一场“启蒙运动”系列的论坛,邀请到陆碧娜女士前来发表有关“法国启蒙与欧洲以外的世界”演讲。

 

法国国际哲学学院研究项目主持人、巴黎狄德罗大学研究员陆碧娜教授用了两个多小时来论述启蒙运动思想家对人权(人的权利)的普遍性的多种观点。她通过对圣多明哥的奴隶革命一例的研究,明确指出启蒙运动的发展不仅限于中欧地区。

启蒙、殖民地、权利与理性的普遍性

陆教授在她的有关“托克维尔与殖民地”的研究中提出:“人们总是企图统一当时的哲学:抹杀不同派别的区别,无视黑暗点”。

因对不适合我们的偏见有一种潜意识的否认,我们尽力假想那些启蒙思想家们在诸如理性、人道以及普遍性这类重点问题上都持一致的和进步的哲学立场。然而,18世纪启蒙思想家们的观点是相互抵触的。殖民地的国民有没有能力运用理性呢?他们是否与“白”人属于同一“种类”,可以享有得到同样的权利?这些涉及政治理性的普遍性乃至人的权利问题,卢梭、伏尔泰、或者孔多塞给出的答案都不是相同的。

Jean-Jacques Rousseau

卢梭

(1712-1778)

人生来是自由的,但是无往而不在枷锁之中”

卢梭认为:对于作为自然人的人来说,自由是自然的,但他的权利并不一定符合他的自然性。卢梭揭示出存在于自然状态下的人与社会状态下的人之间的差距。正如他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一书所指出的:人生来是平等的,但是由于占有财产的不均而造成社会状态下的不平等。

正是在看透了这个现象之后,他在1762年发表了他的主要政治著作“社会契约论”,副标题为“政治权利的原理”。这份社会契约是一种结合形式的契约(或说如何组成一个社会),也是一种人人都服从的契约(或说如何组成一个政治社会)。人民是至上的,拥有主权的。唯有人民可以解读卢梭称之为公意(人民整体的意)的含义。这就是设下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权利

Voltaire

伏尔泰

(1694-1778)

伏尔泰是思想自由的捍卫者,但也不因此而非难奴隶制。除非是对黑人的奴役,他认为是那应该谴责的。其实伏尔泰并不提倡“人类”这个概念。相反,像自然历史那样,他创立了一种生物链说,从“猴子与姑娘的可怖爱情”产生出来的白化病患者到人类最顶峰的白种人。他的理念既推崇区分等级又区分优劣种族。今天人们只记得他的“论宽容”比他的“风俗论”为多,以快速肤浅的方式去引述他在“戆第德”里如何斥责对奴隶的暴行。但其实那是由于当时这些暴行引起了公愤后才加添的一个章节,不等于他对奴隶制本身有意见

Condorcet

孔多塞

(1743-1794)

“我虽然肤色与你们不同,但一向认你们为兄弟。大自然赋予你们与白人同样的智慧、理性和厚德。这里我只是谈论欧洲的那些人。至于殖民地的白人,要是我拿他们跟你们作比较,就等于凌辱你们。很清楚,不知有多少次你们的忠诚、正直和勇气使你们的主人脸红汗颜。假如想去美洲小岛上寻找一个人,那么就一定不会在白种人群中找到他。”

论黑奴(1781年)

在法国大革命前夕,启蒙运动的原理要面对殖民主义与奴隶制的挑战。虽然某些哲学家以普遍性的名义支持殖民地独立,“黑人法令”在法国殖民地依旧生效。

启蒙运动是否出自西方思想?”

       关于殖民地本土人有没有能力运用理性自决这个问题的争论,很快就传出欧洲大陆。法属殖民地圣多明哥被解放的奴隶,特别是参加过法国大革命的非白人军官们,自1791年起就强烈要求在自由和权利上的平等,与“白人公民”平起平坐。他们就是以启蒙思想为依托进行这场斗争的,最后在1791年5月15日取得国民议会通过被解放奴隶的投票权。Boulbina女士认为自此对殖民地及奴隶制的态度就成了启蒙思想家的“试金石”。

事实上,圣多明哥的本土人掌握了启蒙思想,发起一场既是哲学性的也是军事性的斗争,迫使议会1794年在法属殖民地废除奴隶制。随后,他们又发动新一轮的反英反法武装斗争,最终赢得了圣多明哥殖民地的独立。他们的革命直接影响了同时代的法律及思想方法的演变。Boulbina女士特别强调,是在海地革命的影响下,黑格尔写下有名的“主奴辩证法”,而格里格尔神父则声称:“奴隶制的朋友就必定是人类的敌人。”

       由此而见,启蒙运动绝不能看作是单纯的出自西方思想的行为,它是一场多种思想的运动,它既为欧洲强权统治所用,亦为反对者所用。肯定地说:“启蒙运动,如同其它的欧洲哲学运动,是不可思议的相互影响流传四方的结果。

南方周末采访陆碧娜 (Seloua Luste Boulbina) 教授的档案:

http://www.infzm.com/content/85280

http://www.infzm.com/content/85278

启蒙主义讲座系列 – 第一届: “启蒙运动:十八世纪中的伦理反思与科学知识” – 德龙 (Michel Delon) 教授

当前中国教授与知识分子热衷于启蒙思想。作为一种既是多元化又具有普世目标的思想,启蒙哲学对某些人来说不啻为一种令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方法,而对另一些人,那是一种与千年文化相对立的思想。为了使我们的中国朋友能了解尽量多的有关知识以便继续进行讨论,中法中心决定组织有关课题的一系列演讲。第一场,我们荣幸地邀请到索尔邦大学教授德龙先生前来清华大学讲述他对1718世纪文学的研究。

 

演讲主要围绕有关科学地审度“道德”的可能性的启蒙哲学讨论,也就是说以使人能合理地规范自己的行为及风俗为目的,来量化人的风俗习惯。

为了说明启蒙作家、哲学家以及百科全书编写者对科学重建道德的问题的多种意见,德龙先生着重分析了丰特内勒(“关于多重世界的对话”),歌德(“浮士德”),还有让加里比比耶那(“小狗”)的部分篇章。

德龙先生向大家介绍了丰特内勒的那本以建立于爱情诙谐之上的科学对话构筑的小说,其中“同一种的合理性包含所有的星宿,乃至肉体及精神生命的运动中”。他亦谈到最后的浮士德的根本变化,从一个炼金术士到一个介入的科学家,致力于社会进步,面对必须选择合理组织世界或者维护年老夫妻家园的政治人物。

这些寓意深远充满微妙隐喻的故事情节令我们的中国朋友更深刻地理解启蒙哲学,从而考虑能对社会和谐发展做出科学及科学家的贡献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