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讨论班的总结

2019年11月6 日星期三,清华大学中法社科研究中心举办了本学期的第二次研究生讨论班。各位新参与者在自我介绍后,郎尼克 (Nicolas Lang) 与邵马克 (Michael Schaub) 分別簡介了他们的研究。

正在攻读最后一年里昂中央大学 (École Centrale de Lyon) 与清华大学的硕士双学位的郎尼克介绍了他毕业论文的主题:使用算法以产生音乐。通过科学普及的过程,郎尼克先解释了深度学习 。深度学习是自动学习的方式,也就是说某个人工智能软件不是专门成空,反而使用深度神经元网络这个特色技术。通过不同重量的资料,“神经元”会自动长记性,因此变得越来越好。

朗尼克在图表辅助下解释一个系统怎样先学习简单的逻辑关系,假如A与B,继而逐渐学习越来越复杂的关系。在各个方面人们都已经使用这种技术:面部识别、癌症放射学或者翻译系统等方面。

接下来,朗尼克介绍了他毕业论文的话题:使用算法以产生音乐。他首先使用“循环性分级网络“技术,后来使用Transformer——2018年、使用“注意力“技术的新技术软件。他详细地解释他怎样编码自己的算法并面对了哪些挑战。最后,他谈了深度学习的机会与限制。他不属于社科领域的报告引起了很热闹的讨论。

接下来,攻读最后一年的博士生邵马克Michael Schaub给大家介绍他论文的进度与方法论。他通过言论的分析研究为何中国“文化大革命“ 会与1970-1980年代的法国这么流行

虽然一些专家批评中国“文化大革命”,比如李克曼(Simon Leys)或艾瑞克·内维尔(Erik Neveu ),可是法国的不同社群都对此很感兴趣,尤其知识分子,活动分子与在工厂工作的年轻知识分子。首先,主要的是知道在社会的各个群里别人怎么看中国。为此,邵马克重点分析 Elle (“她”)杂志的比利时汇编。邵马克让大家看1973年版的首页展示毛文东主席的图片。

基于艾瑞克·内维尔的理论,他重视想象力与某个事件——在任何社会中事件是怎么发生,怎么定义的。邵马克使用Alice Krieg-Planque “提法”这个概念。她所说的是在言论中出现一个提法之后,谁都按照这个说法得定位自己的意见。邵马克是这样研究“文化大革命”这个提法。批评者如李克曼等都是使用这个说法:“文化大革命”这个提法进入了公共言论,表示出来一个时代的趋势。邵马克提出现在的意义跟1966年的完全不同。 研究提法使用的沿革提出它的再用跟本定义互相影响

最后,这次分析研究言论回忆的操作方法与在某个社会背景下人们怎么代表他人。这个研究的基础为事件引起言论的再定位

这次研究生讨论班上,大家热闹地讨论了不同而刺激的话题,气氛融洽,我们期待下一次的讨论班。